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欢迎访问彩票大赢家双色球图表-彩票大赢家ios版下载-彩票大赢家走势图新版

彩票大赢家走势图新版 >> 凛-傀儡便是傀儡 浅析伪满洲国军战力贫弱的原因

原创文章 转载请注明出处

伪满洲国军的军衔,右侧自上而下为步兵、骑兵、工兵、医护兵、军需兵的兵种色。

士兵出身先天不足

伪满洲国军前身可追溯至张作霖时代的奉系军阀,了解历史的朋友都知道这个军阀的武器装备向来是以精良著称,但是作战素养始终令人不敢恭维,这里就不凛-傀儡便是傀儡 浅析伪满洲国军战力贫弱的原因得不说到部队中的某些军人出身,张作霖父子为了扩大规模招安了大量土匪盘锯势力,很多人之前还是深藏山林劫财害命的土匪强盗,摇身一变就成了挂衔作战的正式军人,缺乏良好的训练和战术的培养,外加骨子里仍旧怀揣的自保意念,顺风局可以锦上添花,但逆风局绝对不会雪中送炭,所以在九一八事变期间投降日军的不计其数,而日军为了快速掌握东北地区的控制权也是大肆利用这些人,所以在日后成立的伪满洲国军中从始至终都不乏“绿林”的影子,日本驻伪满的最高军事顾问多田骏曾表示:伪满洲国军就好比衣服,倘若没有关东军这幅衣架支撑,他们只会瘫卸在地。

正在接受日本军事顾问调教的伪满军士兵

领导者普遍能力低下

要说张作霖也算是一人物,看到直奉战争、北伐战争的己方惨败,明显意识到军队素养上的不足,进而设立了鼎盛一时的东北讲武堂,可惜命不逢时死的早,其子张学良继任后又缺乏张作霖一样的凝聚力和号召力,使之他对很多高官贵族的掌控力不足,比如说降日最早的两股势力均由绿林出身的于芷山和张海鹏率领,除了这些人物还有诸如一心想着满蒙独立的前清遗臣延吉镇守使吉兴、唯利是图的江防军司令尹祚乾,总而言之东北军看似作为一个势力群体控制着硕大东北,实际内部充满忧患派系林立,当这些人日后来支配伪满军队,可想而知“将熊熊一窝”的概念会是怎样。

1942年俯瞰苏满边界的伪满军士兵

以上所说的还仅仅是伪满建国之初,至于以后更为可悲,日本为了给伪满植入奴化思想,在用人方面尤其讲究对日的亲善程度。比如说江防舰队,无论你能力的高下于否,日本军队都会将你裁减,安排接受过日式海军教育的士官和军官担当职位,并且这类招兵又多以当时家庭较富裕者居多,因为这些生活条件优越之人比起那些草根要更为忠诚,所以越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亲日的伪满军官担当的职位就会越多,尤其像张海鹏、吉兴、邢士廉、李文龙这般本身就身居高官之列,又天生亲日媚日的人物更是另日军大为欣赏十分重用,所以这伪满军队从始至终都由一群酒囊饭袋般的投机者所控,这样岂会有好?

伪满军军服,从左至右依次为1933年士兵装束、1934年溥仪、1940年士兵装束。

民族制度不得人心

在日本建立起所谓的“满洲帝国”之后,过于高估伪满的忠诚,在诺门坎战役期间曾将其投入战斗,伪满在同蒙古军队的作战时就出现了兵败如山倒之态势,甚至没有见到苏联军队就已经撤退进伪满国境线以内,日后又调集了伪满军唯一一支野战部队,堪称精锐的兴安骑兵师投入战斗妄图挽回颜面,可仍旧被打的落花流水,综观整场战役下来除了挑起战争充当警戒,伪满军表现凛-傀儡便是傀儡 浅析伪满洲国军战力贫弱的原因另其顶头上司关东军大失所望,以至于日本人动了改造伪满军的想法。

日美战争的爆发更加影响了盘锯于东北数十年之久的关东军,大量抽调至太平洋战场的后果就是导致驻守伪满的日本军队越发质量和数量下滑,在这一大背景下日本军队意识到必须有效利用傀儡们的价值了,经过策划后的“以华制华”政策应运而生,这其中就包括诸多高等军事院校的建立,比如说陆军军官学校、军医学校、军需学校、飞行学校等等,无非是想栽培大量的伪满军人,进一步提高其作战素养,能以最大的程度弥补关东军离去后的种种不足。

时任兴安军官学校校长的乌尔金上将(左)和第10军管区参谋长的正珠尔扎布少将(右)。

比如说最大一所军事院校中央陆军军官学校,早操集合的后五名者要挨打、表现优秀的会被送至日本本土进行深造、学校中日学生各占五成(一般情况日本人是不会将本国人送至一个傀儡国机构参与学习的),但恰恰是“中日学生各占五成”这个因素导致了日本凛-傀儡便是傀儡 浅析伪满洲国军战力贫弱的原因如意算盘的全盘皆空,日本人的入取率几乎为百分之百,而中国人想要入校可是要经过层层考核,淘汰率竟然高达百分之九十九,虽然大家同处一座教室接受同一位教官的指导,但吃饭时日本学生吃的是白米,中国学生吃的是高梁米,冬天日本学生配发绒衣,中国学生依旧布衣遮身,同日本人凛-傀儡便是傀儡 浅析伪满洲国军战力贫弱的原因对话用日语交流也就算了,难为人的是你中国人和自己的同胞说话也要用日语。

而且关东军提倡的“中日平等”更是一个大大的空头支票,就拿之前所提及的兴安骑兵师吧,堪称伪满军之精锐,但师长、顾问、参谋皆为日本人,下辖的四个骑兵团和两个炮兵团,六个团长四个日本人,这里面的猫腻显而易见,你说下面的士兵怎会甘心情愿的为其卖命效劳?日本投降前的锡尼河事件最具有代表性,积压怨气很大的伪满军士兵甚至同日本军队对峙,最后在第10军管区司令官郭文林中将的率领下直接同日本军队发生了武装冲突,打死日军官兵29人。

1936年在东京受到日本海军接待的伪满海军军官,前排左数第4人为江上军司令官曹秉森。

武器装备严重缩水

乍的一看伪满军队数十万之众,天上飞的海里游的是样样不少,但是这大军有多少条枪、这天上飞的是个什么东西、海里游的又再做些什么就令人感到迷惑不解了,虽然也号称是轴心国阵营的一员,但傀儡终究是傀儡,不同匈牙利和罗马尼亚那些拥有自主权的国家,一个关东军司令部就可以支配整个伪满军的一切调度,就拿建立初始的伪满军来说,重武器全部被关东军收缴,日后整编也都多以旧式步枪和九二式机枪为主,只有极少数部队会配备迫击炮,到了战争后期干脆连步枪都不配发了。

满洲国空军装备的二式“Ki-45屠龙”战斗机,有3架被我军缴获后编入战斗飞行大队第1中队。

至于飞机更是糗的离谱,在美军轰炸抚顺和鞍山期间,伪满军空军协同关东军空军前去阻截,怎奈伪满空军飞机大多是日军淘汰品,性能差不说,干脆无法达到作战高度,反到是同苏联作战时隐隐约约有过表现,但具体如何没人清楚,说的直白一些和花瓶没啥分别。

而海军在军事上毫无作为,到是对日后民生提供了不小的贡献,就拿松花江流域的江防舰队来说,驻扎期间除了勘察就是勘察,几条破船硬是把整个中苏边境的河流勘探了一遍,比如说松阿察河、穆棱河的航线就是由江防舰队“恩民”和“惠民”两舰完成的,军舰成了科考船也是够可以的了。

1936年2月24日的美国《时代》周刊封面,所谓的远东四大元首,溥仪作为傀儡有名无实。

缺乏信仰没有灵魂

东北是一个多民族组成的地区,除了始终人数居多的汉族,还有诸如满族、朝鲜族、蒙古族、回族、达斡尔族等众多少数民族,当初日本扶植的傀儡政权,选中就是满清末代皇帝溥仪这么个不伦不类的家伙,当时很多东北人感到十分不可思议,清朝都灭亡这么多年了,整出个满清逊帝算是怎么一回事?作为一个半个世纪不到四度异主的地区,恐怕连当时的人们自己都搞不清楚自己的身份到底是清?是中?是俄?是日?满?,更不用说军队系统了。所以说毛爷爷可真是不一般,在他的思想武装下,很多伪满军编入四野大军后从黑龙江打到海南岛可谓势如破竹,无论在解放战争还是朝鲜战争也都表现的有声有色,看来如何提高军队的战斗素养,一定要与其信仰相结合才不失为上策。

由白俄移民组成的伪满军浅野部队,规模相当于一个营,命名源于伪满军中的日本人指挥官浅野节上校。

所谓的精锐更像鱼腩

综观整个二战无论是日本人栽培下的华北治安军还是南京和平建国军,哪怕是德国旗下的俄罗斯解放军都是表现的十分拙劣,所以我们有理由相信伪满军也与其为同流货色不堪一击,但伪满军又绝非严格意义上的伪军,因为它拥有完善的“自主”军政体系,成功的名言那么这里面必然会有优良中差之分。

比如说在战争末期为添补华北兵力空缺,伪满军就向冀中派遣了多达一万六千人的部队,其中包括兴安骑兵师(也称铁血部队,大多由蒙古族官兵组成)、冀北步兵凛-傀儡便是傀儡 浅析伪满洲国军战力贫弱的原因旅(也称铁心部队,由兴安军官学校教育部长粟野义雄少将亲自担当旅长,其中下辖所谓的精华之精华靖安师步兵三十七团),铁路警察旅(也称铁华部队,由富永清一少将担当旅长),这些部队的装备介于关东军与伪满军常规部队之间,其战斗力在伪满三个军管区之上。

兴安骑兵师的骑兵队,他们也是伪满军中为数不多有过实战经验的野战部队。

但查阅历史资料并未发现这些精凛-傀儡便是傀儡 浅析伪满洲国军战力贫弱的原因锐有过什么傲人表现,因为他们除了僵持也就是僵持,驻扎华北期间并没有同对手发生任何过激的交战,所以战斗力如何是个大大的未知数,让人感到可笑的就是精锐部队冀北步兵旅下辖的步兵第二十六团团长刘德浦在战争早期就与国民党存有秘密联系,真是扇了日伪集团一个大大的耳光。

除了这些精锐还有什么浅野部队、矶野部队的一些装备特殊部队,但也都没有什么建设性的表现,如果真要说精锐中表现尚可的也只有靖安军了,在长城抗战期间表现勉强说的过去(对比其他伪满军而言),清扫游击队的战斗中也给予抗联巨大的伤亡(抗日联军第二师师长曹国安就牺牲于靖安军枪下),不过靖安军最终还是被剥削了王牌称号,据说是受到五顶山事件的影响。所以说如果精锐部队都不能起到一个表率作用,反而是向负面的层次发展,那么会对其他普通部队产生怎样的恶劣影响就不是一句两句可以说得清楚了。



上一条      下一条
返回顶部